我看青山多妩媚 新闻频道

我看青山多妩媚 新闻频道

时间:2020-03-26 11:5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行走西湖山水间》

丁云川/著

杭州出版社

2019-11

邹滢颖

资深媒体人

杭州有很多会“刨地皮”又会耍“笔杆子”的能人,他们出没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林泉溪谷,小到一个题写,大到一个墓葬群,他们都能饶有兴致地抵达,其中可能要披荆斩棘,可能要爬梳洗剔,弄得手墨墨黑,汗嗒嗒滴,取得影像,摸到实物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家。早上夫人交代的买东西的钱,不觉就被他花在了二百大。回到家,如痴如醉,翻箱倒柜,在古书里找印证。哪怕有一鳞半爪的呼应,都会让他们狂喜不已,动手作文。他们很多不是文科院校出身,一般是工厂里搞机械的工人、技师,一旦拿起笔来,也是精雕细琢、文从字顺。我以前在副刊工作,十分珍视这批能人,他们比广泛的群众凝练,却比专家学者有更深的田野调查能力,他们出没于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刨地皮,听消息,热爱桑梓,关心时事,直言不讳,他们是文化的中间人,是这个城市的宝藏。

丁云川先生是这批能人之一,今年年前我接到他的电话,告诉我他最近又出了一本书,叫《行走西湖山水间》,想赠我一本。我听了十分欣喜,急急赶去见他。老先生站在黑色的风里,两眼依然灼灼有精光,和我二十年前见到的一样,西装笔挺、精神矍铄。

我突然意识到我有十几年没见到他了。二十年前,丁先生带了我去“刨地皮”。在汪庄,他趴在地上,指点我看一块太湖石上的题字“仆夫泉”,他说这块石头应该是孤山行宫的,题字的人可能是乾隆;为了晚清杭州四大书院,我和他骑着车穿过一个城市,在解放路东端的杭七中,一个杂物间里,发现了几块残碑,碑文里昭示了敷文讲学之庐与万松书院的关系;更有甚者,去年我去余杭安溪拜访当地大“地保”康烈华老师,他就说到了杜甫村的考据竟也是和丁先生有关。遑论沈括墓的保护发端也是他,他的足迹远远不止西湖周边。

所以这本书叫《行走西湖山水间》,是不够的,丁先生说他下一回,要再写一本“行走杭州山水间”,把自己这么多年发现的、保护的、著述的成果结为一炉,让后人知道这个城市的来历。

丁先生曾被授予“杭州市平民英雄”的称号,原因很多,除了捐赠,还有直言不讳的胆魄。当年曾经有在南屏山挖隧道的计划,他上书有关领导,直言不可挖,论据充分、态度坚决,最后促成这个计划的偃旗息鼓。“我一个平民,能为杭州守住多少是多少。”他研究杭州的历史文化名人,切口是从名人墓入手,鸡笼山上辛亥志士的荒冢、南高峰北伐将士的血园陵,在他的呼吁奔走下,一一被保护重修,这是行走山水时的知行合一,是一件一件有功德的事情。

这本书里的秘密很多,比如文澜阁的颜色,是丁先生在民国出版的《西湖游览指南》上发现了“梁栋栏棂,皆淡绿色,室中设几椅,作朱色”的信息,以此为文澜阁的重修找到了依据。他写下那些文字,是可以带我们去触摸过去的城市的。他对西湖山水付出了持续的36.5度的热情。

丁先生有一年去台湾,给文哲所和中山大学研究中国古典文化的师生们讲了几堂课,讲的是杭州晚清经学遗迹和西湖历史文化,听众听得兴趣盎然,提问不断,因为都对他何以能找到那么多的历史残片感兴趣,这些残片有石刻、碑文、课卷、器皿,它们共同为大家昭示了一个个百年前的文化空间,这些空间不再是仅靠文献于想像中存在,它们向百年后的时空扔出了信物,掷地有声,从此打通一地的文脉。丁云川说,他曾经去找过自己姓氏的根源。那是在绍兴的一个村落里,沿着一条长长的溪流,他走进了一个山坳,百十户姓丁的人家聚居在那里,盘根错节,人烟鸡犬,当他见到九十多岁的丁姓太婆婆时,他找到了自己姓氏的来,这俨然是寻根文化中很有画面感的一幕,而他的新书《行走西湖山水间》也是这样的一次寻根,并以平生之力为西湖看门。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