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金三角衰落现状:鄂尔多斯某小区没一盏窗

煤炭金三角衰落现状:鄂尔多斯某小区没一盏窗

时间:2020-03-26 11:4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字号:

由于数年间房地产领域的过度投资,“煤炭金三角”呈现出商品房供需结构严重失衡、房价畸高的特性。随着煤炭市场寒冬的到来,地产行业也开始陷入降价、滞销、停工的危局。

萎靡不振的投资客和一落千丈的高消费

难消化的商品房和被冷落的豪车

楼市 乌托邦

两个月卖出600平米、300万元

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煤炭与房地产在 煤炭金三角 有着异常紧密的关联。煤炭 黄金十年 里,涉煤企业大都进入房地产领域,而狂热的民间资本也全部被输送到了煤炭与地产行业。

由于数年间房地产领域的过度投资, 煤炭金三角 呈现出商品房供需结构严重失衡、房价畸高的特性。随着煤炭市场寒冬的到来,地产行业也开始陷入降价、滞销、停工的危局。

此前,申万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鄂尔多斯的供需比高达385.4%,而全国的平均水平为119%。这组数据与民间传言鄂尔多斯 户均3~4套住房 基本吻合。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鄂尔多斯市市长廉素在内蒙古代表团举行的团组开放日活动上表示:鄂尔多斯还有4万套住宅待售,3年内将不再新建商品房。

榆林市住建局房管所某负责人对该市房屋过剩的现状同样担忧, 保守统计,榆林城区有24万~25万套住宅,实际需求最多14万~15万套,过剩至少10万套。

相比鄂尔多斯、榆林上万元的房价,朔州每平米3000~4000元的价格堪称价格 洼地 ,但由于城区人口规模小,商品房同样陷入 人少房多 的局面。

今年还没有一块土地拍出,也没有新开工项目。 朔州市住建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朔州的人口规模就是一个南方集镇的水平,外来人口很少,靠自身消化现有商品房最少得5年。

5月16日傍晚,记者在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的康城二期看到,偌大的小区没有一盏窗户亮灯。乌兰木伦河南侧体量更为庞大的公务员小区,同样也是星星点点,漆黑一片。

记者随后前往位于东胜区布日都梁镇的星河湾小区,小路颠簸不平,园林景观却非常精致,十几幢高层中只有一户亮着灯光。

据当地人介绍,2011年开盘的这处高档住宅,价格一度从最高峰的每平米3万元降至2万、1.6万元,最后降至万元以下,但还是鲜有人出手。

在神木县,神木新村的高楼星罗棋布。资料显示,这个被当地人称为 鬼城 的新村于2006年开建,占地11.3平方公里,规划到2015年时人口达到5万人,2020年达到8万~10万人。

神木新村的人口聚集速度远没有政府预想的快。在神木新村,记者看到庞大的建筑群中多数还没有交工。一名环卫工人说: 都空着呢,只有医保中心和一个煤矿的职工入住。原来城里的房价每平米要卖一万五六,新村也要七八千,光转让费就得几十万,现在这里的房价两三千也没人要。

神木县房管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2013年下半年,房地产价格开始大幅下滑,较之高峰期,黄金地段房价降幅达50%,2013年8月份后,高端房成交量明显减少。

过去,煤炭与房地产都是暴利,煤里赚了钱就盖楼,再把房子卖给获得煤矿占地补偿的农民,农民随后把房子租给外来人口。现在煤炭行业萧条,东胜外来人口大量出走,房子的问题马上就出来了,租房的没人租,卖楼的降价回笼资金也没人接。 鄂尔多斯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如此解析 地产寒冬 。

楼市之惨淡令人震惊。鄂尔多斯市统计局 2014年1 2月全市主要经济指标完成情况 显示,该市1 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仅为600平方米,同比下降97.5%;商品房销售额300万元,同比下降95.9%。

急剧萎缩的豪车市场

以前,进口车以100万元以上甚至200万以上的为主;2012年下半年开始,50万至100万元的进口车成了主流。

新世纪以来,煤炭行业投资进入 井喷期 ,大量民间资本开始涉足该领域。在榆林与朔州,地方企业虽然也在壮大,但央企与省属国企占主导地位的煤炭产业格局一直稳固,而在鄂尔多斯,这一格局已被打破。

神华与中煤的产量只占我们总产量的30%,地方企业是主力。 鄂尔多斯市煤炭工业局梁副局长表示。

正因如此,鄂尔多斯财富的民间化程度很高。早前有媒体报道:鄂尔多斯亿万富翁超过7000人,资产上千万的人至少有10万,每217人中就有一个亿万富翁,每15个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

2010年9月30日,在首届鄂尔多斯国际车展上,3800万元的布加迪全新敞篷跑车展出不到一小时即被预订,展会当天总销售额超过9000万元,1500万元的迈巴赫、两辆价值不菲的兰博基尼、5辆宾利轿车全部售出。

外界传言,鄂尔多斯高峰时期有近5000辆路虎。由于路虎越野车的畅销,同属英伦的顶级豪华轿车品牌宾利与阿斯顿马丁分别于2012年前后进驻鄂尔多斯,这在一个地级城市并不多见。

惊人的购买力也吸引了赛特与王府井的目光,2012年,这两家高端百货品牌相继在东胜区落户,赛特宣称是 首次进军非一线城市 。此前,鄂尔多斯本土企业投资的专营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的万博广场已开业运营。

5月16日晚8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鄂尔多斯东胜区天骄北路看到,黄金路段上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光大银行的霓虹灯开始了跳跃闪动,分布四周的购物中心也点亮了璀璨的灯火。

王府井商场的顾客并不多,一名化妆品专柜的导购小姐坦承 生意很淡,不像原来那么好 ,她直言, 现在煤炭市场不行,东胜所有的商业都受影响,不管是卖车、卖房,还是其他的。

榆林虽没有鄂尔多斯商业的 高大上 ,但富豪数量毫不逊色。2011年,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与高和投资曾发布《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陕北篇》,报告称榆林资产过亿的富豪在7000人左右,与鄂尔多斯相当。

酷爱豪车是榆林与鄂尔多斯富豪的共同爱好,榆林市的悍马、路虎、保时捷并不鲜见,就连宾利与迈巴赫也时有出现。而自去年起,豪车在榆林的市场开始急剧萎缩。

榆林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一季度榆林进口车首次出现数量和货值大幅下降的情况。与上年同期比,进口车数量从2274辆下降到1623辆,下降四成;货值从2.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下降近七成。 以前进口车以100万元以上甚至200万以上的为主,2012年下半年开始50至100万元的进口车成了主流。 榆林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表示。

(网络编辑: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