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忆韩立—以散文风格细细道来!

凡人修仙传:忆韩立—以散文风格细细道来!

时间:2020-03-24 00:5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谈论起《凡人修仙传》精彩绝伦的情节,很多读者对于人界篇,可谓情有独钟。

在小说千名角色中,我们所耳熟能详的墨大夫、大衍、蛮胡子,以及厉飞雨,皆是出于此。

那么,人界篇的魅力,究竟为何呢?

今日,我便以散文形式,以抒情怀。

当山村已成往事,万年后的韩立是否还能记得他的童年。童年记忆里,母亲的唠叨听不厌,父亲的烟袋不得闲。绵延的青山中,二愣子背着柴堆,拣着红浆果,为了最疼爱的妹妹,苦中有甜。

当七玄门已成往事,彩霞山的落日是否依然。炼骨崖的山岩依然陡峭,神手谷的夜色依然安静,赤水峰的瀑布下还能看见那一个赤膊少年。幽静的小路上一个小坑已然抹平,落日峰上的大坑谁人来填。夏日里,那一汪水潭是否凉爽依旧,树林中还有声声欢笑流连。曾几何时,只是为了那几两银钱。

当墨府已成往事,嘉元城的第一把金交椅由谁掌管?五色门和独霸山庄,二选一的结局,惊蛟会的覆完,反倒是四平八稳的孙二狗继续着他的发达人生,辈辈相传。百里香的醇厚千年不变,墨氏三娇却只有一人未改容颜,只可惜仙凡殊途。虽有初恋,却只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黄枫谷已成往事,炼虚的韩立能否想起当初的艰难。一粒筑基丹的麻烦,换来未知的机缘。如果当初韩立得到了筑基丹,那之后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传功阁的一角,青年人仍然在指导功法,岳麓店中,奸商又绽放笑颜。马师伯,哦不,该叫师兄还是师侄还是……人已仙去,药园依然。连绵的太岳山脉,不知隐藏多少灵眼之泉。危险的血色禁地,还存留多少灵药谜团。争风吃醋,洞穴窥探;十死一生,血色纷乱;佳人婉约,墨蛟姻缘;千竹傀儡,三转重元。回首望当年,修仙路漫漫,难,难,难。

当乱星海已成往事,外海的妖兽话及当年,仍然不韩而立,闻虫丧胆。探寻海猿岛,求访结丹洞府;游览天星城,逛一逛青竹小轩。依稀岁月,星海尚有两侍妾;细细算来,内外不存一仇家。恰当年,风希一怒风雷翅,兽乱只因蛟孙伤,正魔相残为宝鼎,到头来,鼎翅残片,全都入了韩立的储物囊。百年轮回虚天殿,千载飞升冰魄仙;莫定迷踪鬼雾迹,啼魂乱世始何年?乱星海,乱如繁星,浩如烟海。修真不易,自古求仙违天道,莫把金丹作等闲。

结语:当落云宗已成往事,大长老之职还有人能承担?

当坠魔谷已成往事,是否有他人寻到灵渺园?

当幕兰草原,突兀与慕兰人的战争持续到何年?

当昆吾山已成往事,玲珑那一回眸,一眼万年……

当人界已成往事,韩立回家的路已经很远,很远……

若干年后,当凡人已成往事,谁还能想起韩立这一路苦楚心酸,低调平淡。

在我看来,凡人已成往事,仙界亦落下帷幕。弹指须臾间,陪伴十三载的《凡人》系列,匆匆画上句号。遗憾也好,追忆也罢,仍然感叹于忘语先生为我们展现出的,光怪陆离的修仙世界。

而大家,对于人界篇,印象最深刻的又是哪一个桥段呢?欢迎评论!

影视评解,每日更新。